当前位置:主页 > 当地向导 > 正文

主打当地一日游,白日梦旅行拿到900万天使投资

2017-03-11 14:59 来源:www.ejingxi.com 作者:靖西旅游资讯

白日梦旅行的计划是,先依靠现有资源磨合出旅行设计行业标准、地接筛选和培训标准,搭建好可以保障产品品质的框架后,最终还是要向P2P模式转型,解决量的问题。

她是高端私人订制机构PALA的创始人,曾经为马云马化腾订制过旅行计划,湖畔大学第一期学员、剑桥大学硕士……孙博创业起点已比很多创业者高了。

她新创办的白日梦旅行,主打当地一日游,瞄准的是出境自由行用户。

这可能让人有点费解,出境旅行,怎么可能是一日游?白日梦旅行跟用户约定的集合地点都在旅行当地,它想做的是,为那些已经决定好要出境,或者已经出境的用户,填补其在当地的行程。它本身不提供机票、住宿和签证服务。

比如你要想参与“把莎翁、披头士、邦德、福尔摩斯全部塞进黑出租”,就需要你自己赶到伦敦的CentralLondonHotel,项目本身只需要4个小时。

所以可以这样理解,白日梦旅行首先是一家让自由行变得更有趣,其次才是刺激你去自由行的创业公司。它解决的是玩什么和怎么玩的问题,不解决怎么去的问题。

用专家当向导,让用户有尊崇感

对大部分用户来说,孙博的前一个项目PALA可能并不知名,甚至很少人听过,它不做推广,只接受有推荐人的预订,做的是高端圈子内的生意,服务的都是马云、马化腾、张醒生、鲁豫、敬一丹等高净值人士。人均日花费在两万元左右。孙博说,7年时间,她的项目PALA一共积累了2万多个高端旅行行程碎片。

而白日梦旅行对这些项目进行提纯和重新组合后,表现在价格上,人均日花费在500-2000元之间,是PALA价位的十分之一。

白日梦旅行最受欢迎的一点是,在每条线路都提供当地的向导,这些向导大多都是某一领域知识或体验的专家,比如台北POI工作室的裁缝、日本“最后的武士”岡田逸雄等等。

所以,从体验内容看,白日梦旅行与传统旅行社的跟团游产品有很大不同,符合出境自由行用户对个性化和深度体验的追求,都是旅行当地很有特色的项目。比如“烟火与天堂”是去逛世界各地的菜市场和墓地,比如刘芳菲体验过的在镰仓一所寺庙抄上一下午的经书等等。

这在品质和安全上也带来保障。“其他旅行平台可能很难为产品的品质负责,但我们提供的所有产品都是已经实际打磨和体验过的。”孙博说。

白日梦首批推出的旅行线路是200条,目的地涵盖中国台湾、日本、美国、肯尼亚、俄罗斯等10个国家和地区。

像很多新项目一样,白日梦目前只在微信公号上提供预定。同是旅行行业,高仿小米模式、主打廉价机酒的发现旅行,已经通过微信公号打造了不少爆款。旅游行业之外,卖酸奶的乐纯也靠着公号的100000+文章卖疯了。

PALA的经历让白日梦旅行的融资颇为顺利。据孙博透露,2015年初,她拿到900万天使轮投资的时候,“白日梦旅行”还只是一个想法,“天使投资人都是参加PALA旅行5年以上的客户,很认同PALA,愿意投我们的新项目。”

踩过的坑:P2P模式现在走不通

随着机票、酒店等标品领域被几大OTA平台宰制,出境游成了旅游行业剩下的几个为数不多的蓝海之一,容量巨大,但尚未被充分发掘和竞争。蚂蜂窝联合中国旅游研究院共同发布《全球自由行报告2015》的显示,2015年,中国出境自由行人次为8000万,占全年出境游人次的60%以上,相比2014年的增长超过10%。

这样的现状催生了一大批创业公司,模式大致可以分为两类:

第一类是PGC属性的旅游达人模式,达人将体验过的旅游线路产品化,然后直接面向用户售卖或者为渠道商供应内容,这种模式成本相对较小,毛利很高。此类公司中,较为知名的是十方旅行,2015年,它在京东众筹了500万元天使投资。

第二类是共享经济属性的P2P模式,本身作为平台对接当地人和旅行者,抽取佣金,这种模式可以快速起量,已创业的有拿到阿里数千万A轮融资的丸子地球等。

这里面,孙博更倾向于做P2P模式。

早在剑桥大学读书时,她就对分享经济情有独钟,一次在Airbnb上预订希腊共享民宿的体验,催生了她的硕士毕业论文《分享经济在旅行行业当中的思考与应用》。她认为,Airbnb和Uber都是分享资产,而旅行行业可以做到分享体验和分享时间。

但“P2P只能作为终极目标。”孙博在2015年开始做白日梦旅行时,先尝试了P2P模式,但效果不理想,内容质量的稳定性不可控,安全也欠缺保障,“当前,点对点的方式,还无法达成价值链上每个服务者和体验者的高效连接。”

主打独特性的产品能规模化吗?

仅就现有模式而言,白日梦虽然比达人模式的内容更稳定,比P2P的安全和品质更有保障,但独特性也意味着,其在规模化上面临挑战。

一方面,等到PALA的既有资源消化完毕,白日梦旅行依托旅行设计师来人工开发向导服务的速度能否跟得上市场需求?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