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当地向导 > 正文

雅康高速公路建设纪实

2017-03-15 10:06 来源:www.ejingxi.com 作者:靖西旅游资讯

  寒冬时节,一条横跨十几个断裂带的“天路”正在云雾中修建。这是被称为世界筑路工程界的“珠峰”——雅康高速公路,短短135公里高差达2000米。在山岭云雾中的施工现场,建设者用真实经历展示了这条“天路”的修建之难:“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隧道口就在悬崖上”   

  满脸沧桑的蒙晋已在工地上好几年了。他是雅康高速C17合同段项目部党工委书记,在他看来,这个路段的建设是“做梦都想不到的艰难”。   

  C17合同段位于四川康定市达杠村,要负责打通28公里隧道群中的达杠山隧道。这个隧道群所在路段桥隧比达100%。   

  对达杠山隧道进行施工,常规办法是先找到隧道洞口,然后从洞口往山里面施工。   

  2014年,蒙晋带着干粮,在当地向导的指引下,拿着拐棍就上了山。在巍峨的大山里,他们根据航拍图去寻找隧道洞口。尽管翻越了崇山峻岭,但最后也无果而终。2015年,蒙晋率他的团队再次上山,经过数日的风餐露宿,他们最后终于找到了达杠山隧道口——在高耸入云的悬崖上。   

  该合同段项目总工程师于瑞斌说,为了修这些隧道,施工方又不得不修筑8.9公里的便道。这些便道沿山腰而上,经过24次转弯直上山顶,但并未与达杠山隧道相连,而是进入一个980米的施工支洞,再进主洞——达杠山隧道内部施工。   

  “我们戏称为‘旁门左道’施工法,从山里往山外开凿隧道,直至悬崖上。”于瑞斌说。  

   “风从裤管里吹入”   

  在甘孜藏族自治州泸定县泸桥镇咱里村,一座正在建设中的大桥被高耸入云的雪山围绕。这是大渡河特大桥,是雅康高速公路控制性工程之一,也被称为“川藏第一桥”。从事了37年路桥工作的工人肖定波说,这里的工人,从头到脚,都被寒风吹得冰冷刺骨。  

   站在山头放眼望去,大渡河特大桥的桥墩已基本修好,但修建过程极其艰难。肖定波说,桥墩建于大渡河两岸的山腰之上,这里汇聚了鲜水河、龙门山等三个地震断裂带,山体岩层破碎。“施工场地狭窄,材料进出场困难,只要下雨或者吹大风,山体都有垮塌的可能。”   

  山腰之上的大桥桥墩高达188米。紧贴大桥,施工队安装了电梯供工人上下。而运送货物则使用巨大的吊篮,大渡河的风吹来时,吊篮在空中的摆动幅度竟达到1米左右。   

  肖定波几乎每天上午、下午都会爬上桥顶进行施工作业。他尽管把衣服裹得严丝合缝,但风还是从裤管里吹入。“从头到脚,都是凉的。”肖定波说。  

   雅康高速C15合同段一分部总工程师张磊说,河谷两岸立好桥墩,施工队员运用无人机技术,先把一根较细的绳子“飞穿”在两侧桥墩,再运用这第一根绳索,运送较粗绳索,最后运送钢绳,建立横跨两岸的1600多米长的“猫道”——施工队员届时弯腰在这里施工。“工人悬在河道上空施工,也会被无处不在的大风所包围。”   

  “岩石像子弹一样飞”  

   走进新二郎山隧道,雅康高速公路又一控制性工程。这个隧道长达13公里,穿越13条区域性断裂带。在这里,记者听到了“岩石像子弹一样飞”的故事。   

  洞外温度在零摄氏度以下,记者随施工人员进入隧道深处,看见10来个穿着单衣的工人正在忙碌,有的在搭钢架,有的在开挖隧道。记者脚下,是散落的青石。   

  来自四川德阳的罗建明从事隧道开挖有20多年,修建隧道,他总是冲在最前面。在已打通的5000米隧道中,罗建明分别碰到了泥土、涌水、青石等。“从未遇到这么复杂的隧道,这是最难干的。”罗建明说。   

  遇到青石,意味着另一种风险:石头会四处弹射,像子弹那样飞!雅康高速C2标段常务副经理舒文军说,这种现象叫岩爆。为解决这个问题,施工区安装了液压防护棚。每开挖一段隧道,马上用弧形钢架顶住隧道顶端,以支撑断面岩体、稳固洞体。”舒文军说。   

  雅康高速公路泸定代表处处长张武先说,从四川雅安市至康定市的山岭云雾之中,分布着130多个工地、19个施工单位,2万多名工人正在紧张施工。   

  雅康高速公路处于四川盆地向青藏高原的过渡段内,修建中具有地质地形条件极其复杂、气候条件极其恶劣、生态环境极其脆弱、工程施工极其困难等“五个极其”的鲜明特点。这是全国在建桥隧比最高、施工难度最大的高速公路之一,被业界专家称为筑路工程界的“珠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