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旅游 > 正文

科技与疾病的博弈 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屡显神威

2017-12-01 10:19 来源:www.ejingxi.com 作者:靖西旅游资讯

  在中国,大肠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逐年升高,中国病人五年生存率与欧美存在明显差距,究其原因,肝转移便是罪魁祸首。手术是治疗肿瘤最有效的手段,但既往,肝转移病人的手术禁区很多,仅有百分之十至十五的初诊大肠癌病人符合手术指征。不过,近十年来随着技术和经验的进步,机器人手术、多学科综合诊治等都为治愈这种恶疾提供了可能。

  6月中旬的一个午后,上海上空的太阳晒在皮肤上已有了些许灼热的感觉,然而周老伯却毫不介意,他嘴角上扬,沉静在阳光之下,努力地感受着阳光下生命的力量。要不是左下腹吊着的引流袋默默地诉说他是个刚动过手术的病人,光从气色和神态看,周老伯甚至比实际年龄还硬朗些。

  然而就在8天前,身患直肠癌伴肝转移的周老伯刚经历了人生最大的一道坎,当他躺在手术台上时,仍在担忧自己的生命是否会就此止步,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肠癌肝转移的自己,在摘除原发病灶手术后的第二天,他就能举着吊瓶在住院部走廊走上几十个来回,第五天便康复出院;他更加没有想到,手术仅在他腹部留下4个直径1厘米的小孔和一个5厘米的切口。

  好不容易把周老伯从死神手里拉回来的,不仅仅是他的主治医生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普外科副主任许剑民,还有一位与许剑民合作超过350次的“搭档”——达芬奇手术机器人。

  开刀治愈的希望

  虽然一直感觉肠胃不舒服,消化不好,还时常便血,周老伯最初以为到了一定年龄,身体状况差也是自然,而且去年10月刚开了痔疮,所以他没太把不适放在心上。直到最近,耐不住身体的折磨,周老伯去医院看病,做了一系列检查之后,最后医生确认他的肠道出了大问题。

  “5月8日,我被安徽老家的医院诊断为直肠癌,影像学检查显示在直肠与乙状结肠交界的位置有一个6厘米大的病灶。”对于这个让生活彻底改变的日子,周老伯始终铭记在心,但如此迅速的恢复又让他心情好了起来,说起曾经染上的重疾语气显得平淡。

  当初听到这个消息,周老伯犹如晴天霹雳,原本以为儿女已经成家,自己也到了颐养天年的日子,谁知道却患上了可怕的癌症。但亲朋好友也都安慰他肠癌大概是“最有生存希望”的肿瘤了,这让他着实有了治疗的信心。

  可命运之神很难眷顾到每一个人,噩耗还是接二连三地袭来,周老伯辗转来到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就诊后,PET/CT检查进一步考虑他身患直肠癌伴肝右叶转移。按照以往的概念,肠癌都出现转移了,生存的希望立刻变得渺茫,可许剑民却坚定地告诉周老伯,他的情况可以开刀,且有治愈的希望。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