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靖西酒店 > 正文

专访|邓超:在我心里,每个角色都有个房间

2017-12-27 18:01 来源:www.ejingxi.com 作者:靖西旅游资讯

男明星里同时兼具“熟男”与少年感的人不多,邓超算一个。他有种混不吝的劲儿,特像班上长得帅学习不好,但讨人喜欢的男同学,时而浪到飞起,认真起来却也格外迷人。这种反转魅力在邓超最近的作品《心理罪之城市之光》中体现得很真切,片中,邓超饰演的天才警探方木被理性和感性的情绪同时撕扯,在正义与邪恶的边缘几度徘徊。

《心理罪之城市之光》剧照

《心理罪之城市之光》改编自雷米系列犯罪小说《心理罪》的最后一部,以数件充满仪式感的连环凶杀案为“引子”,将诸多社会热点事件拆解成情节。整个系列中,男主角方木绝对算灵魂人物。

邓超版方木已不见青涩,铅华洗尽的沧桑,从头发的颜色,眼镜的形状,穿着打扮都是他亲自设计,来自他心中对人物“心理画像”。有了“面子”,也要有“里子”,为了角色,邓超深入警队学习,体验那份沉甸甸的使命感与责任感,这次的经历使他对警察这个职业有了更深层次的感知,“这是我的第一道屏障,是必须要去做到的。”

从小荧屏上的少年皇帝、高干子弟专业户到2006年加入影坛之作《集结号》,“戏疯子”邓超对表演的认真和执拗从未褪色,他说自己是个愿意为角色“搏命”的人,每当遇到一些特殊的题材,邓超的体验式演员特质便会调整到最大化,从自我出发成为角色,思人物所思,常常搞得自己悲从中来,人戏合一。没有最虐,只有更虐,比如《烈日灼心》中极端压抑的辛小丰,又如《心理罪之城市之光》中内心复杂的方木,他尽情释放自己的喜怒哀乐,虽然被一些观众诟病为“用力过猛”,但他是真的享受这个痛并快乐着的过程。他给每个人物在心里保留了间屋子,“原来我经常会去努力地想,我多长时间,从哪个人物里走了出来,后来发现我根本出不来,我们一直在一块,他已经住在我的心里。”

《心理罪之城市之光》剧照

作为微博上活跃似“高仿号”的跑男团团柱,邓超的反差魅力还在于面对电影和综艺时的两面性上,也不是没有银幕“黑历史”,但邓超说自己想做的,不过是尽艺人的工作本分给别人带去快乐,“我喜欢看大家快乐,我想看大家特别轻松,因为我们已经过得太不轻松了。”

眼看着离“四十不惑”越来越近,邓超在电影里也被对手阮经天嫌弃为“成为一个平庸的中年男人”。和他说起“中年男人”的话题,邓超会蹦出一句“哇,原来我这么老了”。一边diss郭京飞的“油腻”,一边感叹时光飞逝的邓超,调侃自己可能更倾向成为一个“佛系中年”,不过转念一想,他还是觉得自己是年轻的, “我有一颗童心。”

邓超在片场

【对话】

警队体验生活感觉天都变了

澎湃新闻
:为了方木这个角色深入警队接受培训的过程中,遇到了哪些印象深刻的事情?

邓超:他们给了我非常非常多印象深刻的事情。因为都是你从来没接触过的。我本来就想去体验生活,但是我觉得在那里整个天都变了,因为随时接触的就是案件、罪犯,然后正在进行的案例,从那一出来回到我原来的生活,我觉得,呼,好像好安全,完全跟那个世界不一样。

他们自己都有一个小柜子,有个小包,拎包走人是常见的,接到任务后就要拎包走人。他们和同事待的时间会多过于自己的家人,也没有什么节假日。有个警校的女孩跟我说,说其他大学毕业的时候,大家都是说“前程似锦”,他们经常说的是“一生平安”,我一听眼泪就下来了。

澎湃新闻: 你在准备角色的时候,了解了这个职业的特性,你会产生很多的思考,比如思考死亡等命题吗?

邓超:死亡是我从小就在想的命题,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躺在草地上看着天想这些事情,很少会有知识普及到这方面,就是我从哪来、该去哪儿,然后很害怕,但那时候想不怕,还有爸爸妈妈。

澎湃新闻:影片中比如造型方面。你都加入了很多想法,构建方木的外在形象时,你如何与自己的生活经验产生联系,将这一面加入到你对这个形象构建中?

邓超:其实这个就是我原来的一个心理画像,因为我接触雷米的小说,然后跟他聊,然后跟导演谈,我要知道每一个场景应该怎么样,每场戏应该在哪个地方,包括开场的心理咨询室那个色彩是什么样的,整个影片的基调,为什么会呈现灰色的调子,就像一个调色板一样,在我们脑海里好像有一个那样的调色板,所以要去努力接近和排除掉其他不要的颜色和元素。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