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靖西住宿 > 正文

“童年”的诞生:从《木偶奇遇记》看儿童观念的变迁

2017-12-23 09:43 来源:www.ejingxi.com 作者:靖西旅游资讯

(原标题:“童年”的诞生:从《木偶奇遇记》看儿童观念的变迁)

神奇故事与残酷现实

看过《少年派的奇幻漂游》的观众,想必都会被影片中唯美的画面和残酷的结局所震撼。派一家经营了一个动物园,由于时局动荡,他们决定将所有动物卖到加拿大,在那里开始新的生活。不幸的是,渡海途中遭遇了暴风雨,一家人除派以外全部丧生,和派同在救生船上的只剩下一条鬣狗、一匹瘸腿的斑马、一只猩猩和一只孟加拉虎。最初的三天里,鬣狗咬死了猩猩,吃掉了斑马,老虎又将鬣狗杀死,只剩下少年派与老虎。他们都想杀死对方,但又无法完全取胜,为了生存只能选择相互依靠。在海上漂流了227天后,派和老虎终于共同战胜困境,获得了重生。

如果故事到此为止,那么它和很多其他的历险故事别无二致,并不会获得如此多的赞誉。影片的末尾,少年派轻描淡写地说了另一个故事版本:沉船之后,救生船上并没有动物,幸存者是四个人:他、他母亲、厨师、断腿的水手。厨师先杀死了断腿的水手,拿他的尸体作成鱼饵,接着又杀害了派的母亲,最后愤怒的派亲手杀了厨师。派不愿正视杀人甚至吃人的真相,只能自己分裂出一只老虎,就成了我们所看到的奇幻漂流。这样的结局悲惨得让人不忍接受,但它却更接近故事的真相。

19世纪的“儿童”观念

多年之后再读《木偶奇遇记》,心中竟有类似于观看《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感受。匹诺曹的种种奇遇仅仅只是一则童话吗?故事中的蚂蚱、狐狸、猫、恶犬,会不会也是为了缓解童年的悲伤而有意写成了动物呢?

《木偶奇遇记》是意大利作家科洛迪在19世纪80年代发表的作品,它讲述了木偶匹诺曹的一段奇特经历。老人杰佩托将一块能哭会笑的木头雕刻成了木偶,取名匹诺曹,将他送去上学。匹诺曹不爱学习,懒惰又贪心,经历了被狐狸和猫欺骗、遇到仙女、被当作看门狗、遇到恶犬、到“玩具国”等很多事情后,逐渐成长为一个勇敢正直、勤劳友爱的孩子。

动画片《木偶奇遇记》

这个绚烂而神奇的故事就像矗立在河边的美丽城堡,也许通过水中摇曳的倒影更能够看清它更真实的模样。法国儿童史研究学者德·莫斯曾指出:“童年的历史恍如一场我们刚刚醒来的噩梦,越往前追溯,照料儿童的水平越低,儿童越有可能被杀害、遗弃、揍打、恐吓以及性虐待。”作者写出的作品不会和他所处的时代完全脱节,《木偶奇遇记》中匹诺曹的奇妙历险故事,或许正是一个19世纪欧洲的小男孩真实童年的倒影。基于这样的理解,我们可以从对这个故事做另一种解读。

在心理学发展史上,童年的观念并不连贯,而是有其发展的过程,直到19世纪50年代,“儿童”的概念才得以发现,《木偶奇遇记》正是反映了当时的儿童观念。匹诺曹是被父亲杰佩托雕刻出的木偶,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孩子,也不被大人们所承认。匹诺曹梦想变成真正的孩子,他要听大人的话,好好学习,直到故事结尾他辛勤劳动赚钱赡养父亲的时候,蓝头发仙女才承认他成为了真正的孩子。杰佩托和仙女对儿童的概念比较淡漠,他们认为孩子需要做的就是听家长的话、好好学习或者认真劳动,在其他方面,成人与儿童之间的区别不大。此时的儿童不是人生的一个特殊阶段,更像未经教化、拥有原罪的成人,像书中的木偶匹诺曹一样,不听爸爸话的他顽劣、懒惰、傲慢、挑剔。相反,书中更加愿意强调家长是付出、奉献、宽恕、体贴的。

19世纪英国学校里老师体罚学生

书中充当父母角色的杰佩托和仙女很少与孩子交流,如果匹诺曹做了错事或者闯了祸,杰佩托和仙女妈妈并不询问事情的具体经过,而是基于自己的判断进行惩罚。有一次,匹诺曹被坏同学们骗去海边,他们嘲笑他、欺负他、动手打他,结果其中一个坏同学拿书本砸匹诺曹时不慎砸晕了别的孩子,同学们落荒而逃。警察赶到的时候,他只看到匹诺曹在被打晕的孩子身边,就要把他带走,匹诺曹好不容易才逃回了仙女的家。仙女并没有仔细询问匹诺曹事情的来龙去脉,而是让蜗牛去给他开门,又用不能吃的材料变成了食物的样子,在匹诺曹伤心昏倒之后才原谅了他。这可能反映出当时比较普遍的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关系,存在的大多是单向的判断,缺少交流与沟通。

从童工到儿童
0